一统僵山

一统僵山

更新时间:2021-07-21 00:50:04

最新章节: “先前听说这许威是化神修为,却是没想到居然已经达到了中期,这比许多老辈强者都要厉害了!”“这等年龄便达到了化神期,此子前途无量呀!~”“当然,否则人家凭什么进入超级宗门!~”“…………”“没想到你就是那只前些时日大衍城闹得沸沸扬扬的僵尸,我修行多年,还真没有见过如常人一样的僵尸。”秦林讥笑道:“待会

第252章 他是僵尸!(上)

“你还没死?!”

赵恒与许开惊讶道,刚才他们合击之下,秦林所遭受的伤害,即便是化神期也得丧命呀。

灰尘散去,秦林略显狼狈的出现在赵恒与许开面前。

的确,刚才赵恒的偷袭,再加上许开的“开山印”,的确厉害,可秦林本就是僵尸,刀枪不入,金刚不坏,后来肉身更是已经渡过了一次雷劫,经过雷霆淬炼,其坚硬的程度秦林自己也不是很清楚。

但秦林相信即便是一把灵器级别的法宝,武器也难以在其身上留下痕迹。

许开与赵恒自是看出秦林虽然衣衫破碎,披头散发,狼狈不已,可实则根本没有一点受伤的痕迹。

“你根本不是人!”

先前种种,再加上秦林遭受如此猛烈的攻击居然还毫发无损,这不得不令人遐想。

秦林却不搭话,只是将手中魔刀一挥,寒光一闪,刀身上的灰尘尽皆抖落。

“你们两个老狗,受死吧!~”

只见秦林周身升起一团黑雾,将秦林整个人都笼罩其中。

秦林再无隐藏,他也知道若是不使用尸气,要想击杀赵恒与许开这两个化神期的修士,根本不可能。

感受到秦林所散发的恐怖气息,许开与赵恒脸色大变。

刚刚的秦林虽说厉害,可想要击杀他们,断无可能,但此时他们感觉到了恐惧,因为这是一股足以杀死他们的力量。

许开与赵恒都是老牌强者,自是认识秦林所使用的这股力量,二人异口同声的叫道:“尸气?!”

“这……这……怎么可能?”

尸气这种低贱无比的能量怎么会有如此之强的威力。

众所周知,只有尸体才能有尸气,可要想运用这股尸气,化作自身的力量,也就只有僵尸。

但是修真世界中也有邪道修士靠死尸修行,久而久之,身体也会沾染到尸气,甚至也能运用尸气。

因此,此时的赵恒与许开没有将秦林与僵尸联系在一起,而是认为秦林是靠死尸尸气修行的邪道修士。

因为秦林的形象,与青面獠牙的僵尸差异实在太大。

而秦林自然是不晓得赵恒与许开已经脑补了这么多,他此刻却是心无杂念,整个身体,元神,都集中在魔刀之上,而因为秦林动用尸气的原因,尸气属阴,与魔刀上的滔天煞气相得益彰,同根同源,尸气一经施展,魔刀煞气也是翻倍。

秦林持刀而立,魔刀一横,手腕一转,好似在地上画了个圆圈,“噌”的一声,将刀尖抵在地上。

“咻!”

秦林右臂中尸气一涌,顺着手臂传入魔刀之上,随之紧握刀柄,向上一提,顿时秦林周身刀气纵横,煞气万丈。汹涌的力量拔地而起,搅动大地,宛如化作一条地龙朝赵恒,许开二人咆哮而去。

“地龙”一动,犹如惊雷狂炸、翻滚咆哮,震得地面都似乎颤抖起来,与此同时,秦林手中魔刀一转,纵斩劈下,滔天煞气与秦林的刀气融合为一,竟是化作一柄数百米长的霸绝刀气,狂斩而出。

一股灭绝天地、斩天裂地的锋芒气息从刀气中狂涌而出,其速之快,竟仿佛突破了空间的限制。

面对那两道恐怖至极的能量攻来,赵恒与许开感受到死亡的味道,那还有心思去思考秦林的来历,连忙各施看家本领。

“开山印!”

“破天全!”

两人虽都受了点创伤,但对于化神期修士来说,还无伤大雅,澎薄的真元如潮水般涌动,与秦林的刀气激撞在了一起。

轰隆隆!~

恐怖的气浪再次席卷开来,周围的建筑,花草,尽成废墟,那恐怖的景象宛如世界末日。

随着能量的逐渐湮灭,那天际之上呼啸的狂风与涌动的云层也是逐渐的平息了下来,天空上两道黑影一闪,只见得那身形略有些狼狈的赵恒与许开便是现身而出。

露身之后,一阵干咳声便是剧烈的传出。那周身的真元顿时变得稀薄了许多。

此时的赵恒与许开可谓狼狈至极,衣衫到处都是破洞,像是烂布条,而且还有丝丝鲜血流出,细看之下,才看的到他们身上都有着非常细微的刀伤,伤口处留下的煞气如跗骨之蛆,压抑着体内的真元,即便二人都是化神强者,也无法恢复,止住鲜血。

显然,魔刀的啥气,对他二人造成了相当之大的影响。

“该死的,这个家伙,怎么可能会如此怪异的力量?手上那把怪刀也是邪门的很,他究竟是什么来路?”目光带着余悸的望着远处秦林的身影,赵恒脸色极为难看。

许开也是脸色惨白,即便以他化神中期的修为,硬接刚刚的攻击,此时体内气血翻涌,久久不能平息。

“可恶!~”

想他许开修行上千年,即便在整个玄真大陆都能排的上号的人物,今日居然败在了一个籍籍无名的臭小子手里,而且还是和另外一名化神期强者联手,这下脸可是丢大了。

“这青年也太变态了吧!”

“大将军赵恒,与天一宗副掌门许开,两名化神期强者,联手居然都败在了他的手上,这简直……”

“这小子莫非是什么超级大派的弟子?”

一想到那种等级的宗门,所有的修士,脸上皆出现向往之色。

此时的秦林周身尸气缭绕,煞气纵横,手中魔道更是散发血色光芒,只见刀尖上赵恒与许开的鲜血也被魔刀吸收,顿时煞气更重。

那远远观战的一修士,好似想到了什么,随即大吼道:“我想起来了,两周前,两界州炼尸门就是被他一个人屠了满门,全部长老,弟子都化作了干尸!”

这修士也是从两界州而来,当日秦林一人屠杀炼尸门的场景,至今他还记忆犹新,在脑海里挥之不去。

秦林再次高举魔刀,冷冷的看着赵恒,许开二人,喝道:“接下来这一刀我到要看看你们能不能接住。”

“自创刀技——血染河山!”

只见秦林体内尸气翻涌,一股霸绝天下的杀意将赵恒,许开二人笼罩,一时间二人眼中的世界已然化作尸山血海,那血海中无数冤魂,厉鬼的嘶吼。

许开,赵恒二人害怕了,那是一种来自灵魂的恐惧。

这一刀比之刚刚还要恐怖,隐隐间还有一股意志在干扰他们,霸绝天下,万物膜拜,正是秦林的刀意。

赵恒惊呼道:“莫非这小子是以武入道,如此恐怖的武技居然层出不穷。”

以武入道者,同等级无敌,修真界以武入道最显著的例子便是剑修,剑修完全可以碾压同等级的修士。

许开斜瞥了一眼赵恒,暗骂道:“这个混蛋居然还没看出来?!”

看来一眼秦林,只见他袖袍一卷,一股气浪席卷而去,不过目标不是秦林,而是——南宫玉!

本来见秦林击败了许开与赵恒,南宫玉揪着的心也放了下来,她也没想到秦林居然如此厉害,既然将许开与赵恒都压制住了,可正当她欣喜之际,却被一道气浪给卷了起来。

“小子,住手!否则……”

许开阴笑道。

秦林杀意已起,怎会轻易放下,可是见许开居然挟持了南宫玉,以南宫玉现在金丹修为,这许开只需一个手指头便会将其打的魂飞魄散。

紧握刀柄的双手缓缓松开,秦林冷冷的盯着许开,厉声喝道:“许开,你若敢动她一根汗毛,我要你生不如死!”

许开闻言,只是笑道: “哈哈!~”

“小子,你莫要吓唬老夫了。”

那南宫玉见许开居然挟持自己威胁秦林,而秦林也用行动告诉了她——秦林在意她,心头一喜,可也不想让秦林为难,可是不管她怎么挣扎也没有用处,只好骂道:“许前辈,你这是何意?莫非想杀我这个大宇公主,你天一宗是想谋反不成?”

此时众修士也齐齐看来,顿时议论纷纷,亦有普通民众喊道:“许掌门,公主乃千金之躯,你怎可以下犯上?”

“快放开公主!”

“是呀,莫非你许开要谋反不成?”

大宇王朝,虽然有宗门林立,修士遍布,可南宫皇室威望极高,正所谓得民心者得天下,若有人敢在这个时候反叛,势必千夫所指,遭受口诛笔伐,难逃乱臣贼子之名。

这也是为什么天一宗已经有对抗南宫皇室的力量,却不直接宣布反叛,反而要细细谋划的原因。

一旁的赵恒也是吓出了一声冷汗,如今时机还不成熟,若此时与南宫皇室反脸,他将军府可要遭受株连九族之大罪的。

但他也知道许开不是愚蠢之人,这样的行为,可能另有深意。

那许开抚须一笑,淡然的说道:“公主,你这话可就严重了,老夫可无此心呀。”

“那你这是做甚?”

许开意味深长的说道:“当然是保护公主了。”

“保护我?”

许开点了点头,随即大声说道:“在场的诸位或许还没看出来吧!”

“这小子不是人!”

许开指着秦林凝重的说道。

“许掌门,你这话从何说起呀,虽然你败在了这小哥的手里,可你也不能冤枉人家呀!”

“是呀,这小哥俊郎不凡,气宇轩昂,实乃人中俊杰,你却说人家不是人,真可是贻笑大方!”

“哈哈!~”

面对众修士的讥笑,那许开微微一笑,喝道:“他不是人,是不老不死的僵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