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统僵山

一统僵山

更新时间:2021-07-21 00:50:04

最新章节: “先前听说这许威是化神修为,却是没想到居然已经达到了中期,这比许多老辈强者都要厉害了!”“这等年龄便达到了化神期,此子前途无量呀!~”“当然,否则人家凭什么进入超级宗门!~”“…………”“没想到你就是那只前些时日大衍城闹得沸沸扬扬的僵尸,我修行多年,还真没有见过如常人一样的僵尸。”秦林讥笑道:“待会

第280章 九菊一派(上)

“我已经知道真凶在哪里了。”

风叔收起笔与纸,看向林警官说道,便朝外面走去。

林警官连忙拉住他说道:“那他怎么办?”

风叔淡淡的说道:“拔掉他嘴里的香,泄掉那股气就可以了。”

“泄气?!”

林警官疑惑不已,走到还像是睡着了的搭档面前,一把将其嘴里的香拔掉,可是令他没想到的是,真的“泄气”了,那苗警官居然放了一个十分恶臭的屁。

“哇,什么味道,这么臭!”

林警官连忙拉着已经醒过来的搭档追上了风叔。

坐在车上,林警官一路上都在抱怨,主题基本上就是风叔如何不听指挥,如何装神弄鬼,如何胡言乱语以及如何坑害他,还放跑了嫌疑人。

对此,苗警官不断的在中间赔笑,风叔全程冷着一张脸,没有说话。

“到了!”

“什么到了,我都不知道风叔你在说什么?”

“……”

林警官突然神色一变,诧异的看着风叔,一旁的搭档苗警官连忙问道:“喂,你怎么了?”

“艾迪的车。”

只见这别墅外停着一辆红色轿车,正是嫌疑犯跑走时开的车子。

但是林警官还是不相信世上有这么玄乎的事,只以为风叔运气好,碰巧而已。

“车子在这里,人可不知道到哪里去了?”

风叔看了看四周的环境,点了点头,说道:“人肯定在里面。”

“你怎么这么肯定?”

风叔淡淡的说道:“你们看看,这门前双摄盘踞,面对双柱擎天,阳光难入,雾气聚集难散,阴气凝聚成摊,阴气加湿气,又阴又湿,形成了吉地凶葬格。”

那林警官却是说道:“哇,大叔,我们是来查案的,不是看风水。”

一旁搭档苗警官却是一脸崇拜的看着风叔,对着林警官说道:“喂,哥们你怎么就不信呢?”

林警官却是气急败坏的说道:“如果把这些当作呈堂证供,法官一定判你去精神病院。”

风叔闻言,岂会不知道如今末法时代,还有几人信鬼神之说,但是他不管,他只负责抓捕凶手。

风叔便要走进那别墅,林警官却是呵斥道:“uncle,现在我以上司的身份命令你,现在看守这辆车,等待总部派人前来。”

风叔岂会吃这一套,正要教训他一下时,又是一辆出租车停在了他们面前。

里面出来一人,待风叔看清来人的面貌时,竟是神色大变,正是与他曾同乘一艘船的秦林。

“他怎么到这里来了?莫非他与这件案子有关?”

“若真是那样,恐怕就……”

秦林也没想到自己跟着法力的波动,来到这里,居然是与他有一面之缘的风叔。

看着眼前的别墅,他知道风叔这是在调查行尸运毒案,有人以行尸运毒,而风叔恰巧是这方面的专家。

风叔看着秦林,问道:“你来这里做什么?”

见这风叔对他不善,秦林只是微微一笑,说道:“前辈不必如此紧张,我此来虽不是查案,但目的也与你一样,是替天行道。”

虽说这风叔的修为与他已是天差地别,但秦林知道,前辈虽远非他的对手,但在如今这个末法时代,风叔或许对这个世界的认知要比他多。

而要想从风叔嘴里套出这些话来,也只有先取信于他。

风叔诧异的盯着秦林许久,暗道:“他果然是修道中人。”但仅凭一句话,自然还不能让他相信秦林。

一旁的林警官见秦林与风叔在说什么“替天行道”,自然是感觉到好笑。

“这位先生,请你让开,不然我可就要以妨碍警务人员的罪名来控告你。”

秦林只是盯着这林警官的眼睛,并缓步朝他走去,林警官不由脸色一变,有些害怕的说道,手更是背到身后,想要拿枪。

秦林见状笑了几声,说道:“林警官放心,我对你可没什么恶意,不过我看你这么劳累,还是多睡会儿觉吧,你现在是不是感觉有点困了,难道你还没感觉到吗?”

“什么有点~啊~困了?”

林警官闻言就要反驳,可是还没说上两个字,就感觉眼皮好似有千斤重一样,整个人眼前一黑便睡了过去。

那风叔见秦林居然对一个普通人使用法术,当即就不乐意,又加上前面对秦林的第一印象本就不好,只见风叔眉头一皱,便呵斥道:“祸心术?你竟对普通人使用术法,你果真非良善之辈。”

秦林虽然已是飞僵,可也不会这些小术法,刚才只不过是用灵魂力量使得这林警官三魂七魄丧失意志,就像睡着了一样。秦林见风叔对他对普通人出手的行为不喜,当即说道:“哈哈,前辈,事宜权变,我知道你看不惯我对普通人用法术,可是这里的阴煞之气这么浓烈,里面住着的人必定非同小可,林警官不相信鬼神术法之说,贸然进去,不但会破坏我们的行动,甚至还会有生命危险,不如让他在这里睡一会儿,反倒安全。”

风叔也是知道林警官不相信他,而这个别墅阴气深深,到处都透露着诡异,若是让其进去,确实危险。

不过他还是不相信秦林。

秦林知道他还一时无法改变风叔对他的看法,只好说道:“前辈,不管你相不相信,我可真是来替天行道的。”

随即秦林抢先推开了那别墅的大门,那大门被推开的瞬间,一股浓郁的阴气与尸气便迎面扑来。

风叔见秦林进去,看向身后的苗警官,说道:“你留在这里照顾他,千万不要进来。”

光从这别墅上空散发出来的阴气,他便知道这别墅的主人一定不简单,此时又多了个不知来历和善恶的秦林,多一个人跟着他反而碍手碍脚。

风叔大步走了进去,也感受到了扑面而来的尸气,又看了看地面,低声说道:“石灰地?”

一旁的秦林也说道:“还有玻璃呢!”

风叔一竟,捧出一把石灰,其中果然有许多的碎玻璃。

正所谓碳粉防潮,石灰防腐,这是都是流传已久的养尸方法,再加上玻璃吸收日月精华,这里便成了绝佳的养尸之地。

风叔不屑的说道:“邪术,旁门左道!”

话语间时不时的还看向了秦林。

秦林也不在意,此时秦林看向了门口柱子上的石雕,那是一朵菊花的样式。

秦林虽然知道剧情,但还是装着一副惊讶的样子,说道:“九菊一派!”

风叔也看了过来,他却是没想到秦林居然也会识的九菊一派,但是又转念想到秦林的可能也是邪派,便也不奇怪了。

这九菊一派乃是日本的术数流派,但是追踪溯源,还是产至华夏。

原来奇门遁甲之术起源于华夏,隋唐之时,日本前来朝贺称臣,而奇门遁甲也在那个时候传入日本,九菊一派也是在那个时候产生。

秦林佯装叹息的说道:“这九菊一派起源隋唐之时,大致可分为两支,一支精通星象堪舆,,另一支精通法术奇门,本是正道,以神通术法护持民众,以菊花为尊,没想到其传人居然由正道转入魔道,真是可惜。”

一旁的风叔看着秦林捶足顿胸的样子,心头也是想道:“莫非我真的误会他了?”

“原来有贵客到来,真是抱歉。”

此时一道温柔似水的女声从房间里面传出。

站在庭院里的风叔当即一惊,这声音居然能蛊惑人的心志。

而秦林心中却是轻蔑,要不是为了从风叔的嘴里套出点关于这末法时代的消息,他岂会在这里演戏。

只见那房屋的门缓缓打开,一穿着黑色和服,双手合并按在身前,嘴里含着一枝菊花的女子出现在他们面前。

风叔当即喝道:“就是你利用行尸运毒?”

女子含笑不语,只见她只见她在菊花中心一拉,一根红绳从花心之中被拉出,随即屈指一弹,红绳顿时好似闪电一般,向她身后射去, 竟是控制了一具行尸朝风叔攻去。

风叔也早有提防,纵身一闪,便避开了行尸的攻击。

而风叔自不是好惹的,将脖子上的玉佩取了下来,随即握在手心,欺身上前,一掌拍在了行尸的额头上

“嘭”的一声,控制行尸的红绳顿时便燃起了火。

那和服女子也是诧异的看着风叔,说道:“原来是华夏的道家玄门正宗,不知你为何要与我为敌?”

风叔义正言辞的说道:“我是警察,正所谓正邪不两立,你先是杀人,后又以行尸运毒,我要将你逮捕。”

那女子捂嘴笑道:“那到要看看你究竟有多高的道行了。”

随即两人再次斗法了起来。

秦林看着这无聊的斗法,都要忍不住出手将这如过家家般的打斗给中止,可是为了从风叔这个玄门正宗的道士嘴里套出点信息,他只有忍下去了。

此时二人斗法也快分出了胜负,秦林看出这风叔虽然道行要比和服女子要强,但是没有法器在手,很难发挥出自己的实力,而和服女子修行旁门左道,身体可方面却是要强与普通人。

果然没过多久,风叔便被一块地砖击中,重重的摔倒在地上。

而那和服女子见风叔斗法输在她手里,只是微微一笑,随即手捏法诀,从其衣袖里飞出一根麻绳,草绳宛如钢鞭一样,破空而来。

风叔眼中也是一惊,他没想到这行尸运毒案的背后之人居然是九菊一派,而且道行还不低,他没带重要的法器,今日却是吃了大亏。

“糟了!”

感受到迎面而来的劲风,风叔也是惊呼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