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统僵山

一统僵山

更新时间:2021-07-21 00:50:04

最新章节: “先前听说这许威是化神修为,却是没想到居然已经达到了中期,这比许多老辈强者都要厉害了!”“这等年龄便达到了化神期,此子前途无量呀!~”“当然,否则人家凭什么进入超级宗门!~”“…………”“没想到你就是那只前些时日大衍城闹得沸沸扬扬的僵尸,我修行多年,还真没有见过如常人一样的僵尸。”秦林讥笑道:“待会

第301章 猛鬼狐狸精(1)

自然秦林不是没有目的的乱跑,这牛头一人便已让他捉襟见肘,若是马面齐上,他必败无疑。

而现在他需要一个“帮手”!

这也是秦林的猜想,若是这步棋走错,他可就不得不使用那张底牌了。

秦林所飞去的地点正是古惑仔对他所说的第二个发生离弃命案的地方。

……

秦林乃飞僵,飞天遁地,速度奇快,即便这牛头马面驾云追来,依旧慢了秦林一步。

“唰!~”

秦林看着眼前散发着浓浓妖气的大厦,顿时一喜。

“四阴地!”

四阴地是鬼怪妖精等的天堂呀,正所谓阴盛则阳衰。

祝由术,茅山法,请神借法等,在四阴地都会受到极大的限制。

而乱坟岗以及一些处死罪犯的刑场的所在地通常就是四阴地,这栋大厦的历史怕也不难猜。

看来这里有可能存在一个比之已经修得半具魔身的田中还要厉害的鬼怪吧!

这也好,自己是僵尸,与这里残害人命的妖物,在某种意义上都是拴在同一条绳子上的蚂蚱,共同的敌人便是这地府的阴神。

感受那股压迫感越来越近了,秦林知道是牛头马面要追来了,连忙跑进大厦之中。

一来到大厦,秦林长出一口气,这地方太过阴凉舒爽,正午时分也能将阳气完完全全摒除在外。

而且空气的血腥味还十分浓郁,还有着一股淡淡的妖气。

四阴地阳人少,一栋大厦竟然只在一楼看见个保安。

保安也看到了秦林,见秦林身上衣衫多处破洞,就连脸上也是乌漆墨黑的,便将秦林当作了乞丐。

可是他并没有管,反正这大厦这几天来天天都命案发生,说是有鬼怪作祟,耳闻目染下,他心头也害怕,也准备不干了,可是为了养家糊口,他又不得不坚持,但是平时的工作自然是敷衍了事了,于是也不想管秦林。

这时却是跑出了一名记者,他来到保安面前,询问道:“听说您这栋大厦闹狐狸精,不知道有没有这回事?”

“狐狸精?怎么可能有狐狸精嘛,我们这栋大厦刚建成还不满十年啊,怎么可能招惹狐狸精?当然了,为了让住户们安心,老板也请了许多大师来看看,做做法事的。”

记者又问:“既然不相信有狐狸精的存在,那为什么还要做法事?”

不是记者们听风就是雨,而是前几天还发现僵尸在大街上乱跑,今天又听说这栋大厦闹狐狸精,人心惶恐,唯恐天塌下来啊。

“狐狸精?”

秦林也听到了二人的交谈,再结合这里的妖气,看来这大厦里住着一名狐妖呀!

“……”

一阵阴风呼啸而过,直接将保安的帽子都吹飞了。

“哪来的怪风呀?莫非真的有妖怪?!~”

保安揉了揉手臂,即便是在大中午的,也让他后背一阵发凉,随即便跑回了保安亭内。

“那孽畜跑进去了。”

牛头马面齐说道。

他二人也看出了这座大厦的不凡和凶险,里面绝对有妖物。

“老伙计,要不要进去?”

“我看这里妖气冲天,里面可能非常危险,我看保险起见,还是等那僵尸出来,我就不信他能在里面躲一辈子。”

马面说的极为有理,牛头也只好压下心中怒火。

……

进了大厅,秦林便看见了大厅中央的一座石碑。

“永固洪基”

秦林喜道:“还真是狐妖!”

这应该是《猛鬼狐狸精》里的剧情,秦林虽然对电影的剧情只知道个大概,但是他清楚这狐妖乃是修行千年的大妖,在这末法时代,可以简直可以说是无敌了,因此才敢横行无忌,屡害人命。

千年修为的妖精,只怕门外的牛头马面想要拿她也得掂量掂量。

可是令秦林奇怪的是他一走进这大厦居然有着一股不弱的道家法力波动,而且还不弱。

“咦,莫非有道法高人!~”

这让秦林有点尴尬了,外面有着牛头马面,这里面还有如此修为的道法高人,运气不会这么背吧?

“不对,这气息不像是人体所发出的,气息时有时无,还虚弱的很,奇怪,奇怪?”

秦林随即便决定先去察探这法力波动的来源?

————

“唉,我茅山紫霞观一派传到我这里竟没落至此,弟子张午愧对列祖列宗,以及历代先师!”

已是中年的张午至今一事无成,平时只能给人看看风水什么的度日。

给茅山祖师张天师以及一众牌位上了一柱香后,张午自言自语的说道:“奇怪,这座大厦的风水分明极好,为什么会陆续发生命案呢,莫非真的有妖邪作祟?”

“咚,咚咚!~”

听到敲门声,张午随即便走过去,将门打开。

“请问有什么事吗?”

门口站着的秦林早已是换了套衣物,脸上的灰烬也在洗手间洗干净了。

那张午却是当即一喜,他茅山紫霞观一派虽然不像麻衣门那样主修相术,却也对人面相术有些研究。

秦林虽然面向俊朗,但双眉平而短,这可是短命之相!

张午便以为有生意来了,连忙将秦林请进屋内。

秦林根据道法波动来到门外,可看到张午后,便看出张午没多大本事,可以说是他见过的修士里最弱的一个,那么波动绝不是他所发出的。

进了屋内,墙上有一幅画吸引了秦林的注意。

画中是一女子,黑发如瀑。肌肤如脂,眉若轻烟,清新淡雅,杏眸流光,水色潋滟。

当真是一双花眼浑如点漆,两道柳眉曲似春山。口未言而先笑,身欲进而频回。荀令衣香三日馥,潘安标致一时倾。

画上写着“茅山紫霞观第二十八代弟子,张素素”。

秦林一时竟也多看了几眼。

张午给秦林倒了一杯茶后,问道: “先生是要算命,还是看相?”

秦林也是开门见山的说道:“你可知道千年狐狸精?”

张午一惊,也没想到秦林会问这个,虽说他修为低,但是古籍却是看了不少,便说道:“相传百年的狐狸就能变成妖,但身上有很浓的骚.味,到五百年时就有机会变成狐狸精,吸足一百零八个壮男的精元,就算是神仙也闻不出味道来……”

张午心中也是好奇:“这人是什么来历,居要问这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