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统僵山

一统僵山

更新时间:2021-07-21 00:50:04

最新章节: “先前听说这许威是化神修为,却是没想到居然已经达到了中期,这比许多老辈强者都要厉害了!”“这等年龄便达到了化神期,此子前途无量呀!~”“当然,否则人家凭什么进入超级宗门!~”“…………”“没想到你就是那只前些时日大衍城闹得沸沸扬扬的僵尸,我修行多年,还真没有见过如常人一样的僵尸。”秦林讥笑道:“待会

第94章 狂妄的任我行

“令狐掌门快看,前面有客栈!”

令狐冲一行恒山派的人便径直走了进去。可是下一刻令狐冲却是呆住了。

此时客栈楼上正走下来数十人,看着前面的紫衫中年男子,以及旁边的美貌妇人,还有身后他朝思暮想的女子,此时却挽着另一个男子的手臂,谈笑风生,令狐冲心中莫名的心痛起来。

走下来的岳不群等华山派众人,也看见了刚刚走进的令狐冲等人,岳灵珊本想喊一声‘师哥’,却又硬硬的卡在了喉咙上,再没喊出声来。

而岳不群却是一脸笑容,走到令狐冲面前,恭敬的说道:“原来是令狐大侠,哦,不!是令狐掌门,岳某有礼了。”

令狐冲连忙止住岳不群,彷徨的说道:“师傅,弟子怎能受此大礼!”

岳不群故作姿态,虚情假意的说道:“令狐掌门如今可是恒山派的掌门,而且也早已不是华山派中人,还请令狐掌门自重呀!”

“哼!”

岳不群随即直接越过令狐冲,坐到一处桌子上,其余华山派弟子也跟着岳不群坐下,却是对这个昔日的大师兄鸟都不鸟。而宁中则却是停在令狐冲身旁,温柔的说道:“冲儿,别放在心上,我永远是你的师娘。”

令狐冲眼含着泪水,看着宁中则,重重的点了点头。

此时门外却是又传来一阵爽郎的笑声。

“哈哈……哈哈哈……”

令狐冲已经客栈里的岳不群等人俱是被这笑声吸引而去,因为这笑声蕴含中极为高深的内力,来者武功深不可测。

这时一头黑发,穿的是一袭青衫,长长的脸孔,脸色雪白,更无半分血色,眉目清秀,只是脸色实在白得怕人,便如刚从坟墓中出来的僵尸一般的老者走进,身后跟着一男一女,女的清秀俊丽,不可方物。

令狐冲喜出望外,喊道:“盈盈,向大哥,还有……任前辈!”

来者正是任我行,向问天,还有任盈盈。自从那日分别,令狐冲却是已经许久没有见过三人了。

任盈盈也欣喜不已,直接奔到令狐冲面前,说道:“冲哥,好久不见呀,没想到你居然都成了恒山派的掌门了!”

令狐冲却是干笑一声,说道:“盈盈你就被笑话我了。”

任盈盈嘟了嘟嘴,说道:“我哪有笑你,如今你可是一派掌门,我为你高兴呀。”

而这时岳不群却是看见令狐冲与日月神教中人勾结,心中更是不喜,便大声说道:“哼,枉为一派掌门,居然与魔教妖女为伍。”

任盈盈秀眉一皱,正要反驳之时,任我行却是走到岳不群身前,笑道:“岳不群呀,你呀,你呀,老夫要怎么说你才好呢?”

“任先生但讲无妨!”

岳不群知道任我行的凶名,杀人如麻,又加上自己打不过,不敢恶语,只好恭敬的说道。

任我行先是哈哈大笑起来,随后才说道:“我要向岳先生打听一个人,此人剑术精妙,武功极高,人品又世所罕有。有些睁眼瞎子妒忌于他,出力将他排挤,我姓任的却跟他一见如故,觉得他是个少年英雄,一心一意要将我这宝贝女儿许配给他呀。”

岳不群讥笑道:“任先生所说的,莫非是敝派的弃徒令狐冲?那小贼不就在那吗?”

任我行佯怒道:“哈哈,这令狐冲乃人中龙凤,却被有些人视作小贼,还真是瞎眼了。你岳不群居然就这样把你华山派发扬光大的机会白白错过,还真是可笑呀。”

一旁的令狐冲见岳不群如此唾弃自己,心中却是生起悲伤之感。

这时场中可谓是尴尬极了,任我行气势慑人,岳不群只还闷声受气,可是令狐冲不愿自己师傅丢面,可是一想到自己早已经被逐出华山派,如今已经是恒山派掌门了,却是不知道如何开口。

这时门外又有人马走进,任我行瞥去一眼,心中已然是怒火中烧,不是别人,正是他日月神教中人。

“童百熊!鲍大楚!”

这二人都是当年参与东方不败夺权,将他关入西湖底数十年的帮凶之一呀。

如今好不容易脱困,那是仇家见面分外眼红。看见二人率领一众日月神教中人走进客栈,任我行手掌紧握,却是想要出手将二人的脖子拧断。

“任我行!”

童百熊等人一走进客栈便瞳孔一紧,任我行重出江湖之事,他们早就知道,可是却啊不想在这里遇见了。

任我行的凶名他们这些以前的教众怎会不知,心中暗暗打颤,也是思考这客栈是进还是不进。

场面就这样固定在原地一样。

“哈哈!”

任我行率先打破局面,阴狠大笑道:“没想到真呀,老夫今日便要你们的血来偿还老夫的囚禁之苦。”

“任我行,我等确实不是你的对手,可是你莫要猖狂,待教主前来,定要将你挫骨扬灰。我要是你,在逃出西湖后,就好好隐姓埋名,安度晚年就好了,却到这里来送死!”

童百熊面对任我行的赫赫威压,仍然毫不留情的说道。

任我行见童百熊如此辱他,又怎能忍的了,顿时暴起,一掌打向童百熊的心脉,这招乃是存在这一击杀人的念头。

童百熊感受到任我行那掌风击来,本想跳开躲避,却是已经发现自己的身体已经被任我行的气势所震,动弹不得呀。

就在任我行的掌力快要打在童百熊胸口时,这时场中之人都觉得童百熊已经是半只脚跨进了阎罗殿了,以任我行的功力,掌劲之下,岂有活口。

这时门口却是飘出一道人影,直接来到童百熊的面前,双掌横推出去,迎上了任我行的双掌。

“嘭!”

两道掌劲相撞,顿时激起气浪,那客栈中的桌椅,酒碗全被掀飞,砸碎一地。

任我行看清来人,又感受到其功力的深厚,不在他之手,随即撤掌跳开,背负双手,看着面前的老和尚,问道:“来者可是少林神僧?”

“阿弥陀佛,贫僧了结!”

长长的白眉,面容枯黄,不是了结和尚又是谁呢?

任我行心中一惊,暗道:“没想到居然是少林三大神僧之首的了结。”

“了结大师为何阻我日月神教教内之事?”

了结脸上毫无表情,只是眼睛中闪烁着慈悲之意,说道:“刚才任先生一掌下去,必然是徒造杀孽呀。贫僧不忍,特来阻止。”

了结年岁极大,在数十年前,任我行吸星大法还未大成之时,就已经是江湖上有名高手了。如今更是功力深厚,已经达到了宗师巅峰修为。而任我行现在才堪堪宗师,自知不是对手,任我行也只好放过童百熊等人,带着向问天找了间屋子住下了。

而童百熊作为日月神教中人,自然不会感谢了结,知道任我行住在这里,却是不敢再待在这里,于是匆匆离开,另找客栈住下。

一场闹剧结束,众人皆是准备起来,毕竟明天可就是武林大会,而且还是世上最为浓重的一次,黑白两道,全部参加,甚至朝廷也会有高手参加,争夺。

像刚才这样的情景,很多客栈都在发生,只不过因为有官府,锦衣卫,六扇门等朝廷的安排,才没有引起火拼。

如今的京城表面上热热闹闹,暗地里却已经是剑拔弩张,每个人,每个门派都在算计。

明天的武林大会绝对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