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统僵山

一统僵山

更新时间:2021-07-21 00:50:04

最新章节: “先前听说这许威是化神修为,却是没想到居然已经达到了中期,这比许多老辈强者都要厉害了!”“这等年龄便达到了化神期,此子前途无量呀!~”“当然,否则人家凭什么进入超级宗门!~”“…………”“没想到你就是那只前些时日大衍城闹得沸沸扬扬的僵尸,我修行多年,还真没有见过如常人一样的僵尸。”秦林讥笑道:“待会

第95章 跳僵江别鹤

声音一落,场外只走进三人,两男一女。

正是任我行,向问天以及任盈盈。

“妈了个巴子,谁他娘的敢冒充我日月神教中人,出来!我是天王老子向问天,给老子出来受死。”

面对向问天的唾骂,童百熊等人自知不敌,也不作声。这大会里有朝廷高手,量任我行不敢出手。

任我行哈哈笑了一声,狠戾的看着童百熊,杀意尽露,但终究还是理智战胜了冲动。他可是来一争武林门主之位的,若是这时候杀了童百熊,固然解气,可是万一惹怒朝廷,与武林盟主失之交臂,他又如何夺回他日月神教教主之位。

任我行自负以其武功定可傲视群雄,这武林盟主之位,他是势在必得。

任我行随即便带着任盈盈与向问天找个地方坐了下去。

当经过五岳剑派的位置时,任盈盈含情脉脉的看着令狐冲,而令狐冲自然也是紧紧盯着任盈盈,只不过他的脑海里却还存在着另一个女子。

“小师妹!”

看着令狐冲与任盈盈暗送秋波,恒山派中的一个貌美的二八芬龄的女尼,脸色却是黯然一片,心中嘀咕道:“令狐大哥眼里只有他的小师妹,还想任姑娘,何时有过我?!”

陆陆续续进来了几个门派后,有丐帮,峨眉等六大门派。

又过了许久,场外喊道:“少林派到!”

少林可是武林泰山北斗,天下武功大多俱是源出少林,这些个武林人士齐齐看去。

走在最前面的是三个老和尚,乃是少林方丈了凡,戒律院首座了空,以及达摩院首座方证。

其身后便是众少林武僧。

少林派都是和尚,也不喜欢去和众江湖人士交流,径直走到自己门派的位置坐了下去。

当少林寺进入大会里,几乎所以的武林门派已是全部到齐了。

场中再次纷纷议论起来:“没想到这次少林寺出了少林三了之二,还有达摩院首座,看来少林派也垂涎这武林盟主之位呀。”

“不会吧,少林寺可都是慈悲为怀的得道高僧,他们怎么会在意这俗世的名利呢?”

“你懂个屁,这天下间就数和尚最精,最虚伪了。”

“……”

少林派中的了凡,方证都已是宗师高手,自然将场中的流言蜚语听的一清二楚,但是他们不恼,默默诵了声佛号,便在座位上打座起来。

这时众江湖人士看着上面的几个位置,心中默默盘算起来,如今连少林方丈,武当掌门可都坐在下面,那上面又该是让何等大佬会来呀。

这时曹正淳领着众东厂人马也走进会场,看着已经坐满的大会,心中暗自欣喜:“很好,都来了,这样便可以按计划行事了。”

走到高台之上,曹正淳看着下面的众江湖人士,名门正派,从手下接过圣旨,说道:“奉天承运,皇帝诏曰:武林纷争不断,杀戮不止,朕实在不忍,随决定设此武林大会,决出天下第一,担任武林盟主,统领武林,以免纷争,钦此!”

底下的众江湖人士,各门派高手也都站起来,念道:“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自然也有些不屑如此的,如任我行,日月神教众人,以及一些凶神恶煞、为非作歹的恶徒。

曹正淳看到如此,也不在意,随即又说道:“此次武林大会,乃天下盛举。虽说是只按照武功高低,决出胜负,但是亦有规则。大会采取淘汰制,只待最后留下的五名高手,混战决出天下第一,亦便是武林盟主,那时武林全归其统领,不得有异议。”

“自该如此!”

底下众人应道。

曹正淳满意的点了点头,接着说道:“为保证武林大会的公正,便请来五位名宿观战。”

“第一,华山派剑宗风清扬!”

忽的,场中一阵清风拂过,一白须老头已经坐上了台上的位置上。

底下的令狐冲神情激动不已。

“没想到太师叔也来了,他不是说不喜欢江湖纷争吗,怎么会从思过崖上下来呀?”

令狐冲虽然疑惑,但更多的是激动,而华山派的岳不群则是神情不适,虽说风清扬也是华山派的高人,可却是剑宗一派,他气宗一脉着实难堪了些。

“第二位,少林了结大师!”

远处亦是直接飘来一道黄影,一身着袈裟的枯木老僧已经坐了下去。

“哇!!”

“没想到了结大师居然也来了,他可是出了名的慈悲为怀,若是有他在,我们的性命或许无忧了。”

“第三位,护龙山庄铁胆神侯!”

朱无视到是没有施展轻功,而是缓缓从场外走来。

此时的大会再次沸腾。

铁胆神侯朱无视可是被江湖中人最为公认的武林第一,再加上其贵为皇叔,在江湖中的地位绝不一般。

“第四位,移花宫邀月宫主!”

看着场外飘来一名拥有绝顶美丽的脸和一双明亮的眼睛的女子。

在场的武林中人无不为之容颜所触动,但又不敢露出丝毫淫邪之意,因为这个女子可是出了名的心狠手辣的移花宫邀月宫主。

已经坐在位置上的几人,俱是拱手,淡淡的问候道:“我等见过邀月宫主。”

“本宫也见过诸位。”

混在人群中戴着斗篷的秦林看着这个气质出尘,绝代风华,声音又灵动、缥缈,不可捉摸,虽然语调带着一丝冷漠、无情,令人战栗,却又清柔、娇美,摄人魂魄的女子。

“好个美人!”

但一想到小鱼儿与花无缺,秦林心中只回荡这一句话:最毒妇人心。

秦林也早早就来了,虽说在场的众武林人士很多,可却都不敢靠近秦林。这也没办法,作为僵尸,秦林喜好幽静,为了清静一些,秦林便施法自己的尸气和杀气,只要靠近一点,就会被秦林的那寒彻骨髓的尸气给逼走。

秦林此时的心中都不免有些佩服这个曹正淳了,能请来这些高手前来,也是本事!

“不过,这最后一个位置的谁呢?”

秦林的疑惑,也是在场众武林人士的疑惑。

“最后一位,仁义无双江别鹤江大侠!”

伴随着曹正淳的话音一落,秦林差点笑出声来。

“噗!噗噗!”

“居然是他,这小子不是去盐帮了吗,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秦林暗道:“难怪刚才就感应到一股尸味,没想到是江别鹤那老小子。”

此时场中那是议论纷纷:“江别鹤,他不是前一个月就被一伙神秘人灭门了吗?怎么会还活着?”

“当时江家确实没有江别鹤的尸体,应该是逃出去了。”

“即便他没死,他又何德何能能与上面众人排在一起,莫非就以他那什么狗屁的‘仁义无双’?”

此时场中忽然刮起一阵黑风,就连在台上的四人都忍不住虚起了眼睛。

江别鹤身着和秦林同款的斗篷来到台上,只是一出现,秦林的眼睛一凝,因为他赫然发现此时的江别鹤居然也已经有了跳僵的实力。

“这江别鹤怎么成长的如此之快,莫非其中……”

江别鹤一到,包括台上的四人,以及台下的众武林人士俱是一惊,因为此时的江别鹤虽然披着斗篷,可是那苍白的脸色,已经深凹进去的眼眶,让人看得毛骨悚然。

但是其身上散发出来的力量却又令人可怕。

“这江别鹤不会是磕药了吧?”

而曹正淳亦是心中一惊,虽然这些高手都是他东厂“邀请”而来,可是江别鹤却是主动而来,因为其一招就杀死了洛菊生,再加上其身上的威势,曹正淳自知不敌,这才让其坐在台上。

可是这才过去几天,江别鹤的实力又大大增强了不少了,着实令人费解。

“莫非他也会吸功大法不成?!”